清潔生產的出現是人類工業生產迅速發展的曆史必然



清潔生產的出現是人類工業生產迅速發展的曆史必然,是一項迅速發展中的新生事物,是人類對工業化大生產所製造出有損於自然生態人類自身汙染這種負麵作用逐漸認識所作出的反應和行動。

發達國家在20世紀60年代和70年代初,由於經濟快速發展,忽視對工業汙染的防治,致使環境汙染問題日益嚴重。公害事件不斷發生,如日本的水俁病事件,對人體健康造成極大危害,生態環境受到嚴重破壞,社會反映非常強烈。環境問題逐漸引起各國政府的極大關注,並采取了相應的環保措施和對策。例如增大環保投資、建設汙染控製和處理設施、製定汙染物排放標準、實行環境立法等,以控製和改善環境汙染問題,取得了一定的成績。


但是通過十多年的實踐發現:這種僅著眼於控製排汙口(末端),使排放的汙染物通過治理達標排放的辦法,雖在一定時期內或在局部地區起到一定的作用,但並未從根本上解決工業汙染問題。其原因在於:

第一,隨著生產的發展和產品品種的不斷增加,以及人們環境意識的提高,對工業生產所排汙染物的種類檢測越來越多,規定控製的汙染物(特別是有毒有害汙染物)的排放標準也越來越嚴格,從而對汙染治理與控製的要求也越來越高,為達到排放的要求,企業要花費大量的資金,大大提高了治理費用,即使如此,一些要求還難以達到。

第二,由於汙染治理技術有限,治理汙染實質上很難達到徹底消除汙染的目的。因為一般末端治理汙染的辦法是先通過必要的預處理,再進行生化處理後排放。而有些汙染物是不能生物降解的汙染物,隻是稀釋排放,不僅汙染環境,甚至有的治理不當還會造成二次汙染;有的治理隻是將汙染物轉移,廢氣變廢水,廢水變廢渣,廢渣堆放填埋,汙染土壤和地下水,形成惡性循環,破壞生態環境。

第三,隻著眼於末端處理的辦法,不僅需要投資,而且使一些可以回收的資源(包含未反應的原料)得不到有效的回收利用而流失,致使企業原材料消耗增高,產品成本增加,經濟效益下降,從而影響企業治理汙染的積極性和主動性。

第四,實踐證明:預防優於治理。根據日本環境廳1991年的報告,從經濟上計算,在汙染前采取防治對策比在汙染後采取措施治理更為節省。例如就整個日本的硫氧化物造成的大氣汙染而言,排放後不采取對策所產生的受害金額是預防這種危害所需費用的10倍。以水俁病而言,其推算結果則為100倍。可見兩者之差極其懸殊。





合肥高美 智慧清潔

資深AG赌场清潔專家在線為您解答所有疑惑

免費谘詢